<output id="elqwo"></output>

          1. <code id="elqwo"></code>
              <var id="elqwo"></var>
              孫瑞雪教育機構
              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掃描添加

              首頁 > 新聞動態 > 教師園地 > 我著急去上課!

              我著急去上課!點擊:965次

              圖片.png


              圖片.png

              文 丨 王新愛 

              北京市朝陽區孫瑞雪至尊寶寶幼兒園(國展園)


              今天是社會實踐課的日子。分享完主題,我請小朋友到餐廳分享社會實踐課。小朋友們紛紛歸位,準備換鞋下樓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見到子沐(男孩,四歲半)迅速歸位完,然后奔向鞋柜,擠撞了幾個小朋友。組織換鞋的老師提醒了一下子沐,但是子沐并沒有停下來或者輕緩一些的意識,迅速換好鞋,“”地一下推開教室的門準備下樓。


              圖片.png


              正好我站在教室門口,攔住了子沐,將他抱回教室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氣得躺在地上拳打腳踢,大叫道:“我要去上課!我要去上課!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的,你想去上課,老師感覺到你有一些著急,同時還有一些委屈。因為老師把你抱回來了,對嗎?”我問子沐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不再拳打腳踢了,但是仍然很生氣,隨手打翻了軌道拼插的教具,翻著白眼,臉漲得通紅,喊道:“我要去上課!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的,老師感覺到你很著急。今天的課程是我進行的,我不下樓,他們應該不會開始。”我確定地說,“等你調整好情緒,我們再下樓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翻了一會兒白眼,留了幾滴眼淚。子沐邊擦眼淚邊說:“我調整好了,我可以下樓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真的調整好了,還是著急去上課?”我問子沐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想了想說:“我著急去上課。”


              我斟酌了一下子沐的話,同時也感覺到他的情緒還沒有通暢地流淌出來(子沐的媽媽說子沐常常就是翻翻白眼,流幾滴眼淚后,激烈的情緒就過去了,基本沒有大哭的時候)。我覺得這是一個幫助他宣泄積壓的深層情緒的好時機。于是,我對子沐說:“嗯,老師知道你很著急,但是我感覺你還有一些情緒沒有調整完,我愿意陪著你調整好,我們再下樓,老師愛你。而且我們的問題還沒有解決。你知道老師為什么把你留下來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我想出去!”子沐大喊道。

              我體會著子沐的感受,覺得他好像真不知道我為什么把他抱回教室。他好像還沒有意識到剛才自己擠撞和推門的行為。于是,我對子沐說:“你不知道老師為什么把你抱回教室,是不是?那現在請你觀察老師。”我走到門邊,用子沐剛才的方式“嘭”地一下推開了門。


              子沐愣了一下,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“現在你知道老師為什么把你留下來了嗎?”我問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想了想,皺著眉頭說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想子沐已經知道發生了什么,只是還沒有準備好去面對。于是,我問子沐:“你是不知道還是不想說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不想說。”子沐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不是覺得說了你就不好了?”我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子沐低著頭說。

              無論你做了什么,老師都愛你,你很好,但是事情不可以。”我溫柔而確定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永遠都不想說。”子沐皺著眉頭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我就一直陪著你,直到問題解決完我們再離開教室。”我說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想了想說:“那我就......就明天早上才肯說呢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我就陪你到明天早上。”我說。我想用這樣的方法,讓子沐將積壓的情緒進一步宣泄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“哇”地一聲哭了出來,邊哭邊說: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,嗚嗚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我覺得子沐的情緒終于通暢地表達出來了。于是,我抓住時機,對子沐說:“是不是只有我和你在教室,面對這個問題你有一些害怕和壓力,所以想回家了?”

              子沐邊哭邊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是的,老師理解你的感受。有壓力是正常的,老師只是想要和你解決這個問題。老師愛你。”我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是,我好熱,我快要熱死了......”子沐大哭著,臉漲得通紅。

              “嗯,是的,好熱......好熱......”我重復著子沐的話,讓他的情緒盡情宣泄著。


              圖片.png


              子沐見我還是沒有讓他離開教室的意思,走到教具架前把積木一件一件地扔在了地上,發泄著怒氣。對于這樣發泄怒氣的方式,我心里有一些猶豫。我調整了一下呼吸,想看看會發生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扔了一會兒后,子沐停了下來,深深地舒出了一口氣。然后,子沐看了我一眼。我投以關切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站起身,徑自走到美工區取了一塊紙巾擦了擦眼淚,然后抬頭看著我。

              “感覺好一些了嗎?”我問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點點頭,眼神里有些不好意思。


              “老師愛你,現在我們可以解決問題了嗎?”我問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點點頭,走到我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請你告訴我,剛才發生了什么?”我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推門的時候太用力了。”子沐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是的,如果我也那樣推你一下,你會有什么感覺?”我問子沐,同時做出了要推他一下的姿勢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往后退了退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后退是因為你知道那樣會疼是不是?門和你一樣,如果你那樣推,它會疼的。”我說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低著頭,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現在你知道了嗎?我們需要輕緩地開關門。”我說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我們一起把你剛才扔的教具歸位,然后輕緩地開門出去上課,好嗎?”我說。

              子沐點點頭,非常順從地和我一起歸位出門去餐廳上課了。

              在上課的過程中,子沐的情緒一直很穩定,時不時還會在我經過他身邊的時候拉住我的衣角,朝我笑一笑。我知道,通過這件事情,子沐的情緒得到了傾聽,而我們的心也拉近了。


              圖片.png


              「本文圖文為孫瑞雪教育機構版權所有,如需轉載,請注明文章出處及作者。未經授權,不得篡改或用作其他。」




              圖片.png


              4歲的露露跟著爸爸媽媽去參加朋友的宴請,席間朋友過來給爸爸敬酒,先喝了一杯,朋友又編了一條理由讓爸爸喝酒。

              露露從椅子上站起來大聲說:你不可以強迫他!

              全場的人震驚了。

              朋友故意逗她:我是給他喝,又不是給你喝。

              露露義正言辭地說:誰你都不可以強迫!

              樊蕊 銀川市金鳳區蒙特梭利幼兒園


              圖片.png

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中國禁毒數字展覽館
              午夜福利电影在线集